软黎

暂退,偶而冒泡,会考加油(ง •̀_•́)ง

结缕之觅

十五、(伪新)
     修长的手玩弄着高脚杯,女人们的喧哗声,好像有点厌倦。
     “总裁,明天合作会议。”助理对这幅景象早已习以为常。
     “熙落呢?”成熟迷人的声线,吴世勋抚摸着怀里的小猫。
     “明天她生日,好好准备。”理理衣领,起身回到办公室。
     看着桌上醒目的日历,五年了啊…
—— —— ——
     不知几次帮伯贤盖好被子,灿烈无奈的看着还有一堆没整理的文件。
     “再踢被子,我就换一种方式叫醒你。”俯身依在他的耳边,说不尽的宠溺,这下终于肯乖乖睡觉。
    
     “朴总,最后一份文件比较特殊,由你来签字吧。”
     “好。”电话结束。

     合作书?风神公司?灿烈快速的浏览了一遍。
—— —— ——

     熙落对来来往往贺生的人十分厌恶,还没一会儿就回到了大厅。
     “我不喜欢他们。”不满的坐下朝眼前的人喊道。
     “那让他们走。”勾起怀里猫的耳朵,语气平静。
     “吴世勋,别忘了正事。”熙落不屑的转头离开。

—— —— ——

     一阵缓慢的敲门声,“进来。”不用想就知道是灿烈。
     “最近在找合作公司?”开门见山,灿烈笑问着,在沙发上随意的坐下。
     “熙落提的,反正也归你管。”放开手中的猫,示意助理拿文件。
     正想问正事又被灿烈打断。
     “糟糕,伯贤下课了,让小李来吧。”灿烈看着手表,满意的打了个响指,自动忽略世勋鄙视的目光。

     “小李你说吧。”世勋坐下,对灿烈爱开玩笑的脾气很是无奈。
     “总裁,朴总理挑了三份合同。”
     “说。”玻璃式的落地窗照映着夕阳,世勋凝望着。
     “宜嘉公司,风神公司,黎落公司。”
     “都是新起手?”世勋突然打断,脸上充满了疑惑。
     “是的,朴总理只签了风神。”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又在开玩笑的做事吗?

—— —— ——

     站在马路的对面,认真地注视教室里的人。大四毕业后伯贤就报了摄影班,自己还是选择跟在世勋身边,五年前机场约定一定要实现。
     “想什么呢?”眼前身着西装高大帅气的人,好像跟平常有些不同。
     伯贤的话把灿烈拉回现实。
     “没啊,回家吧。”灿烈还是那么熟练的拎起他的书包,一大一小的并肩前行,距离还是彼此。
    
     深夜,留下一张纸条轻轻放在床头,低下头悄悄地吻了这个熟睡的傻子。
     准备好东西,去见一个人…

ps:我属实是飘了,当新坑吧。

结缕之觅

  十四、离开(下)
  “ 女士们,先生们,航班9410飞机就要起飞了…”
  望眼欲穿,看我看不到的你。
  
  —— —— ——
  放下电话,风声划过神经,只想祈祷时间能留情。
  细微的汗滴已从额头冒起,“不要离开我。”杂乱的思绪只有这一句请求。
  
  灿烈着急的看着身边胃病又犯的世勋,拨通伯贤电话。
  “来南大门吧,艺兴要走了。”伯贤嚷嚷着,搞不清是不舍还是不相信。
  熙落笑看来来往往陌生的身影,“还有最后一分钟哦。”
  
  赶到机场只有伯贤和熙落的身影。
  熙落倒数着,脸上又勾起一抹邪魅,盯着世勋的眼神仿佛像是一只蓄谋已久的野猫。
  
  吵闹的机场响起广播,行程的荧幕又变了颜色。
  “啊欧,来不及了飞机起飞了。”熙落漫不经心的玩着手链。
  灿烈的脸上有些不悦,不解熙落的态度。不过很快又对这个无理的女生没了兴趣。
  —— —— ——
  机舱内还是一刻不停息的吵闹,艺兴斟酌了一会,按下信息发送,就开启了飞机模式。
  起飞时飞机的喧哗盖过了所有的缝隙。
  
  戴上耳机,单曲循环
  “我倔强不挽留,你泪也没有流,我把你笑容剥夺灼伤温暖都是火,我固执过了头,没照顾你感受…”
  —— —— ——
  “我带你去看看。”熙落一把拉走满头都是汗的世勋,朝休息厅走去。
  灿烈还是不放心,想去阻拦,看着伯贤的示意叹了口气。
  
  “诺,开水。”递给世勋,熙落在他身旁坐下。
  “是不是初中时跟我哥哥一起玩的吴世勋啊。”一点点的小变扭,熙落又回到小女孩闹脾气的样子。
  “嗯。”世勋努力的回她微笑。
  
  熙落顿了顿,“那你就不奇怪为什么又跟哥哥同个大学吗?”
  “奇怪也没有用。”反正都选择离开,世勋眯起眼睛,似乎有些疲惫。
  
  “那…好奇当年的离开吗?愿意跟我做个交易吗?”大大咧咧的笑,摊开手上的链子。
  “可以。”拿起手链,指尖的划过,有些别扭。
  
  “真聪明。”熙落对世勋这个反应十分满意。
  世勋闭上眼睛,安静的靠在椅子上,等待着熙落的回答。
  “我哥原来不在这里生活哦,因为祖母的原因才来到这个城市,认识了你。可惜,多了一些不该有的感情,初三要毕业了也不愿意回去。所以啊,他跟他父母签了一张合同,就是接手他们家的项目。却拿着借口陪伯贤留级,我那时候也这么天真的相信了,后来我才知道他的房间什么都有关你,好像只是选择用另一种方式陪伴你,为什么最后又重新回到原点,真是心疼我哥。呵。合同好像到期了,他要回去了执行他的诺言,我哥他…”
  
  剩下的话再也听不清晰,脑子里只有当时自己吼他的声音。
  “我宁愿我从来没有认识你,我会忘记你。”
  他原谅自己了吗?疼的好像不止自己。
  世勋低头苦笑着,狠狠的抓住手链。
  
  “告诉我,你要的交易。”
  “吴世勋,你去走一样的路,一定要举世无双,不然怎么能保护的了别人呢?”
  熙落笑着离开,只剩下一个人的休息厅。
  
  “我还要继续爱你吗?”
  

结缕之觅

  十三、离开(上)
  拿着准考证和伯贤来到考室,监考教师开始确认信息,坐好等待铃声的命令。
  好像没有什么不妥,时间安稳的过去。
  —— —— ——
  “哥,你寒假来我家吗?”考试完终于得到解放的伯贤期待的等着艺兴的答复。
  “恩,也许吧。”回想起母亲的话,艺兴有点呆滞。
  伯贤在学区房收拾着行李,艺兴看着电脑上的电子邮箱又出了神。
  
  “致我亲爱的儿子。”—标题
  
  响着门外客车的喇叭,艺兴关闭电脑,拿起行李搭上了回家的车。
  这几年都是伯贤父母的照顾,  叔叔与远在海外的父母有深厚的友情。
  
  车停在一个小花园前,熟悉的温馨感。
  伯贤的父母酷爱种植花草,在海边定居一套中式的别墅,也是他们从小玩耍的地方。
  
  “我爸妈呢?”伯贤挫败的看着空空荡荡的大厅。
  “出去旅游了少爷,已经收拾好艺兴的房间。”管家慈爱的回答。
  “叔叔阿姨过几天就回来了。”艺兴安慰着伯贤。
  不一会,伯贤又开始逗起家里的新宠物。
  —— —— ——
  “喂!艺兴。”接起电话,艺兴差点没被熙落的吼叫声给吓死。
  “干嘛?”一头扑到软趴趴的床上。
  “下午陪我出来玩!下午两点学校见。”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就不能给我省点心吗?抱怨的嘀咕了一声,给伯贤留了言。
  —— —— ——
  穿了身便服搭车来到学校,艺兴看着窗外迷人的景色,眼神又黯淡了许多。
  “什么时候我还会回来?”奈何无力挣扎。
  刚下车来到学校正大门,就望见熙落活泼的朝他奔来,自己认得妹妹跪着要宠完…
  —— —— ——
  来到繁华的小街,人流如潮。
  
  停在一家饭店,走进一间豪华的包间,熙落舒眉一笑,一把拉开大门。
  艺兴环顾四周,心里大概有了点明理。
  熙落的父母与自己的母亲微笑的看着自己,示意让他坐下。
  “艺兴。”长辈们的亲切叫唤,带有些虚伪。
  
  艺兴没有作声,静静地看着身边的母亲。
  “艺兴啊,周末收拾收拾,机票帮你订好了。”慧雅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茶点递给艺兴。
  “嗯…”艺兴低下头,手紧抓着桌布。
  “我晚点回去,你回家后去见见你父亲吧。”话语断断续续。
  熙落专注的盯着艺兴,自己哥哥还是这么优秀,讨人喜欢。
  
  下周一,下周一…裹糖的抹茶卷入了口,消失了甜味。
  在母亲允许下,艺兴和熙落先离开。
  “哥,以后照顾好自己。”熙落望着正打车的艺兴,占有欲让她抓狂。
  “好。”艺兴并没有察觉熙落的异常。
  “艺兴,你以后一定要无人能及。”关上车门那一刹,熙落释然了。
  —— —— ——
  一进门还是伯贤趴着玩手机的身影,管家正在厨房忙碌,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
  
  回到房间电脑上显示着机票信息,还一段留言:
  
  “张先生的合同”
  Welcome home, love your father, remember your agreement a few years ago can not default! I can't wait to get you to take over this company, because you are my most anticipated potential.
  (欢迎回家,爱你的父亲,记住你几年前的约定不能违约哦,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让你接手这个公司,因为你是我最期待的潜力。)
  
  接受时间在前一个小时,地点日本东京。
  
  “该死。”最终还是被抓住,逃也逃不走,只能服从。

结缕之觅

  十二、(有糖)
  临近期末,又到了换季的时间。
  大滴大滴闪亮的雨珠,从窗外密密麻麻的洒下来,腾起一层如烟如云的水雾。
  雨点越来越密,遮掩了伯贤的视线。
  余光洒落的房间,只有伯贤不断的咳嗽声,细细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渗出。
  “凌晨四点”撇了眼闹钟,伯贤静静地靠在床边。
  “又生病了…”无奈的扶扶额头,换季前永远逃不过的病魔。
  不知深夜何时,又沉沉的睡下。
  —— —— ——
  手心炙热的余温,艺兴知道伯贤病症又犯了,轻轻地叫醒。
  “早上的课就别去了,下午去吧。”艺兴倒满热水放在床边。
  “嗯。”迷糊中无神的回答。
  
  下午,是一节大课堂,必选修的一门政治,由一位资深的老教授开课,挤满了高低年级不同专业的人。
  刚打完球的灿烈和世勋从后门溜进,挨着柠黎坐下。
  正喝水的灿烈就看见伯贤没精打采的坐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样子。
  
  安静的教室开始播放着PPT,课前几分钟的教学指南。
  伯贤挺起背,开始进入听课状态。
  
  “轰隆”  一声惊雷把一教室人的目光移向窗外,不知何时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
  急促的雷声引起了伯贤的注意力,他抬头看向窗外,沉默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响起一些小小的议论声,而灿烈的目光却一直注释着伯贤在闪电的映照下忽明忽灭的侧脸,诱人的红唇,令灿烈的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好像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异常,灿烈蹭的一下红了脸,把注意力收回到课本上,用手撑着头假装苦思冥想的样子,其实只是为了掩盖蔓延到耳根子上的红晕。
  
  “咳咳咳…”伯贤越来越急促的喘息咳嗽声引来了许多目光。
  提起书包从后门悄悄离开,灿烈低声与世勋说了些话,带上外套跟上伯贤。
  
  “你生病了?”灿烈看着低着头咳得脸蛋通红的伯贤。
  并没有回答他,推开了医务室的门,里面空荡荡的不见医生的身影。
  有点眩晕,伯贤滑蹲在地上,静静的呼吸着。
  微眯的眼睛,看着灿烈温暖的大手扶上自己的额头。
  “再坚持一下。”焦急又温柔的关心。
  伯贤依旧愣着不说话,却因为灿烈的接触和近在咫尺英俊的脸庞,脸更红了。
  
  等来了护士,雨早以停下,伯贤已经在床上睡着了。小声的交代了只是换季的不适,灿烈悬着的心才放下。
  长睫低垂,安静沉睡的样子打动着灿烈的心,不知不觉眼神又在那唇边落下。
  
  脸色慢慢恢复,伯贤朦胧的睁开眼睛,连忙起身,怔怔的看着盯着他的灿烈。
  “回家吧。” 灿烈转身拉门离开。
  伯贤喝下桌子上的水,润润干涩的喉咙,拿起书包,一前一后的跟在灿烈身后。
  
  “你家在哪?”灿烈打破了宁静的气氛。
  “公交车站旁边的旁边。”不再难受的伯贤心情也跟着好起来。
  “你以前也会这样?”
  “嗯。”
  就这样一句一句没头绪的聊着,天色也慢慢变暗。
  
  狭窄昏暗的巷子里,灿烈转头看着高兴的伯贤,好像看见了前几天俊勉回来的伯贤,不知道为什么总有那么一点不甘。
  “怎么了?”伯贤察觉灿烈有一点不悦的样子。
  “想亲你。”灿烈眯眼一笑,认真的说,盯着那张红润的小嘴,体内的一股热流促使着自己“犯错”。
  
  伯贤踉跄着被灿烈一把推到了墙上,紧跟着的是灿烈不可抗拒的炽热的唇。
  “嗯...嗯啊...呜...”
  灿烈霸道的吻着伯贤柔软的唇,醋意一点点袭来。
  
  “我想要你只是属于我的。”
  

结缕之觅

  十一、
  小巷的拐角处,桌上东倒西歪的空瓶,还有三个胡言乱语的大男人。
  “隔”俊勉打着饱嗝,看着已经晕呼呼的世勋。
  久违的场景,让人回味,就是少了一些人。
  “哥啊,生气了怎么办?”世勋眯着眼,声音忽大忽小 。
  手托着下巴,宠溺的看着自己的傻弟弟“哄吧,”灿烈笑说着。
  “对,要哄。”俊勉赞同的拍了拍世勋的肩。
  —— —— ——
  终于,赶在上课铃响前一秒写完物理的艺兴,高兴一呼,带上校服准备去上体育课。
  刚出班门,世勋高大的身躯就挡在自己面前,诚恳的眼神有些好笑。
  
  “艺兴,我错了。”世勋微微低下头,认真的道歉。
  “你还知道你错了?是谁让我顶着‘草莓’尴尬了一周?”艺兴不满的想着,没有作声。
  
  “我真的错了”世勋靠近艺兴,语气里好像还带有那么一丝小撒娇。
  “好…好。”看着世勋幼稚的样子,艺兴只好认输。
  
  安静的走廊,响起一阵脚步声。
  
  艺兴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世勋拥入了怀中。
  清冽的男子气息,沾满他所有的神经,熟悉的回忆涌入脑中。
  双臂被禁锢,脑袋埋在他的颈侧,什么都看不见,只听见世勋温柔的声音说:“我就知道艺兴最好了,巡检老师来了。”
  是不是初三时世勋也这么抱过自己?思绪随着呼吸有些凌乱。
  
  “吴世勋记得快点回班哦。”巡检老师意味深长的挥挥手,转身离开。
  
  世勋这才松开怀里的艺兴,嘴角的弧度止不住的上扬。
  “你…你。”不知道为什么,艺兴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
  
  世勋轻声一笑,俯身,凑在艺兴耳边,温热的气息打乱艺兴的心跳。
  “不过,艺兴你真的好香啊。”
  艺兴一个白眼,就朝世勋手臂打去,“能不能给我少说两句 。”
  
  世勋幸灾乐祸的笑着,被打的手臂没有一点疼的感觉,反而还有点小得意。
  “赶紧去上课吧。”
  回世勋的是艺兴记仇的小眼神。
  
  隔壁楼的两个傻子,在用大冒险睹注。
  “我睹吴世勋。”
  “我睹张艺兴。”
  灿烈自信的拍着手,看着一脸挫败的世勋。
  “哥,哄好了。”随后又是世勋得意洋洋的笑。
  俊勉笑到东倒西歪,“睹世勋没错的,你输了。”
  灿烈僵着脸,对艺兴产生了怀疑,无措的拿着赌注。
  “边伯贤。”

结缕之觅

  十、
  “伯贤?”俊勉弯下腰,在伯贤旁边坐下 。
  伯贤拿书的手一愣,恍惚抬眸“俊勉…”
  
  “大一十班?”俊勉挑眉笑看着伯贤缠在手上的校牌。
  “嗯…嗯!你呢?”伯贤才反应过来,激动的语无伦次 。
  
  伯贤这副可爱的模样,让俊勉忍俊不禁, 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摸摸他的脑袋。
  
  突然一只有力的手抓住了俊勉,低沉的声音好像有一丝不满“金俊勉,过来打球。”
  灿烈黑着脸看着伯贤那副高兴的样子。
  身为吃瓜群众的世勋靠在球杆上笑到不能自己。
  
  艺兴拿着伯贤的练习册和柠黎说着下周学校活动,刚下楼,两人放眼就望见笑弯眼的世勋。
  柠黎惊喜地停下脚步,平静的艺兴也跟着停下。
  
  似乎感到了异样的视线,世勋习惯性的朝他们望去 。
  
  不经意间目光的碰撞,短短一秒的对视。
  让艺兴别扭的撇开头,朝伯贤走去,看着艺兴有些脾气的背影,世勋踌躇的想。
  “原来还在生气啊。”
  
  艺兴撇了眼俊勉,一把提起伯贤。朝灿烈说到:“伯贤还给我,吴世勋送给你了。”
  语落,就带着伯贤离开。
  
  “俊勉一回来,你就这么活泼?  ”艺兴不解的看着一路蹦哒的伯贤。
  “你不懂,他跟我说话了。”伯贤激动的样子,好像在炫耀一样。
  “搞得好像他从来没跟你说话一样。”艺兴无奈的摇摇头。
  心里斟酌着还没考虑好的事。
  
  一辈子那么多,遇见,再见,离开。
  这一次又要重蹈覆辙吗?
  也许。

변백현 생일축하합니다!
0506是光的原点
他叫边伯贤
他的笑容很温暖,温暖着整个青春
他的怀抱很宽大,保护着爱他的你
他在努力,他在变化
他用他的行动在告诉我们
边伯贤从来都是最用心的
他是一个唱歌很认真又很温柔的人
他是一个为梦想前进的人
不管在什么领域他都诠释着完美
这就是我的爱豆边伯贤
让我最自豪的边伯贤
从来都是一个人默默的成长
没有辜负任何人的希望
陪伴你的这每一分每一秒都很幸福
因为有一个很好的男孩陪伴着我长大
你爱我们用汗水的方式
从来不抱怨从来不放弃
感谢有你
我的边伯贤
属于我们温暖的光线
这每一年每一年的风雨同舟
都在珍藏
因为有你所以才有日夜努力的我们
希望以后你天天开心
做自己喜欢的事
因为我们无条件的支持
希望以后你经常笑
要真心的喜欢你走的路
因为这样我们才安心
希望以后的路
我们能手牵手一起走
哪怕再苦再累
有光啊
帮我们照明未来看不清的路
啵啵虎
是我这一辈子
最美好的回忆

结缕之觅


    安静的站在班门外,等待着艺兴下课。

  拿着球的俊勉站在了自己面前,低下头温柔的问道:“伯贤,又在等艺兴?”
  不敢看他的眼睛,只有加速心跳。
  金俊勉,让他怦然心动过青春的踪迹。
  
  “滴…滴…”闹钟的喧闹声打破了梦境,眨眼又是星期一。
  伯贤伸伸懒腰,起身去大厅喝水。
  
  “哥,你怎么睡在这里?”伯贤惊呼一声,看着艺兴衣服凌乱的躺在沙发上。
  “唔,好吵。”艺兴揉揉眼睛,本想起身,一阵剧痛从腰间传来,忍不住一声
  撒气。
  “该死的,吴世勋这个禽兽。”
  
  “叮…”教授取消课件,走廊又吵闹了起来。
  伯贤拉着艺兴的袖子蔫蔫的问道:“哥啊,陪我去大三不?”
  “不去!”艺兴连头都没抬直接拒绝。
  QAQ,伯贤只好拎起书包一个人往大三部走去。
  
  灿烈刚出班门,就看见拎着书包左顾右盼的伯贤。
  “你…一会有课吗?”
  伯贤正津津有味的看着墙上的摄影作品。
  “没有。”伯贤闻声仰起头看着灿烈蓬松头发。
  “那去看我打球吧。”灿烈一把拎起伯贤的书包。
  “我来拿。”灿烈歪头一笑,朝操场走去,伯贤拖拖拉拉的跟上。
  
  坐在球场对面的台阶上,世勋拍拍伯贤的肩膀。
  “你哥呢?”世勋戴上帽子,把书包搭在台上。
  “我哥说不想理你。”伯贤认真记得艺兴早晨的话。
  “如果见到吴世勋,别理他。”眼前浮现出艺兴别扭的表情。
  “哈哈哈。”世勋高兴地笑了起来,起身加入了灿烈的开球游戏。
  
  拿出复习书籍,伯贤渐渐进入学习状态。大树帮他遮着阳光,草的清香伴着花的甜味。